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Photo credit: The 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多伦多(IDN)=J C Suresh 】

今年随着世界艾滋病日运动“我的健康,我的权利”发展到高潮,艾滋病保健基金会已向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提出要求停止使用人均国民收入总值作为基金会授予资格标准,从而有效防止政策上对贫穷国家的歧视。

位于洛杉矶的艾滋病保健基金会是全球最大抗击艾滋病非营利性组织。该组织向全球39个国家超过833,000参与者提供抵抗艾滋病护理,包括非洲,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以及美国。

Credit: Julia Rainer | IDN-INPS【特立尼达岛,古巴IDN=Julia Rainer】

特立尼达岛作为古巴最受欢迎的城市之一仿佛可以让时间静止。至少每年从世界各地涌来的成千上万的游客们带着这样的期望而来的。

殖民地教堂和气势雄伟的房屋群落已经守卫了这座城市上百年,整修过后看起来就像时间从未在其身上刻下任何痕迹一样。的确这座风景如画的城市连同环绕在四周的美妙甘蔗种植园在1988年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

 Lack of piped water across Africa has impelled villagers to turn to unprotected water bodies to access the precious liquid. Credit: Jeffrey Moyo/IDN-INPS【津巴布韦,姆韦内济IDN=杰佛里・莫约】

家住津巴布韦鲁滕加郊区的Raviro Chawuruka在离家不远的河岸边一口混杂着泥沙的井中取水。这个乡村从属于马斯温戈市的姆韦内济区,处于首都哈拉雷以西约443公里的位置。

已72岁高龄的Chawuruka说她每天都在为寻找饮用水而奔波。她家附近的水井中混杂着无数泥沙杂物,如何获得安全洁净的饮用水是她每天都要面临的挑战。Chawuruka的境遇只是成千上万非洲人民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缩影。对广大非洲民众而言安全洁净的管道自来水仍是一个奢侈品。虽然许多非洲国家早已摆脱殖民主义(例如津巴布韦在37年前就已获得独立), 但是非洲缺乏安全洁净的管道自来水这一情况并未得到改善。

A beach at Funafuti atoll, Tuvalu, on a sunny day.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波恩IDN=Ramesh Jaura】

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一些国家对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协议开始实施之后的几个月之内,是否会会在各个方面有“实质性的进展”表示深切的关注。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来自埃塞俄比亚的Gebru Jember Endalew这样强调。在波恩,来自140个国家的代表团成员于5月18日结束为期两周的气候变化谈判。

Photo: UN Secretary-General Guterres (left) and General Assembly President Thomson at the high-level dialogue on January 24. Credit: UN【柏林/纽约IDN,拉梅什•贾武拉(Ramesh Jaura)】

当美国捐款的大幅削减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新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头上之时,政府高官和民间社会代表强调了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联系” ,敦促有必要提高纽约世界机构总部之外对于这种联系的认识。

“为实现可持续发展2030议程”第16个目标把焦点停留在“公正、和平及具有包容性的社会”并强调了那种本质性的关联,且不论联合国在2015年9月得到了所有加盟国家的认同后开始履行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已经过了一年,普通人对于外交方面的关心依然不足。

【纽约(IDN)=Ramesh Jaura】

2016年6月1日韩国庆州,民间组织代表们和学者们决定采用全球教育行动议程,证实了可持续性发展目标四的重要性 - 保证不分男女公平合理高质量的教育以及为所有人提供促进终身学习发展的机会。

这项决议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2015年9月,国际社会承认可持续发展目标后青年一代又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在新的秘书长及其管理团队1月份及任后,2017年是否还会举办DPI/NGO会议?联合国通信和公共信息部副秘书长一职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些正是拉梅什・诸让,国际新闻集团旗舰机构IDN总编辑兼国际记者向联合国通信和公共信息部副秘书长,克里斯蒂娜·加拉什提出的一些问题。请参考问答全文如下。

【万象IDN卡林加 瑟内维拉内(Kalinga Seneviratne音译)】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九月初对老挝的访问,将各方的焦点投向发生在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越南战争期间对东南亚内陆国家进行的轰炸及因此产生的大量人力与发展消耗,这场战争也是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战争罪行之一。

老挝借奥巴马总统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参加的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及东亚峰会到访的机会,发布了其独自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8条》即 “(SDGs)第18目标”,以减少未爆弹对开发和经济活动产生的不利影响。“

Photo: Roundtable. Credit: Nobuyuki Asai | SGI

日内瓦(IDN) =Jaya Rakmachandran】

以信仰为基调组织(FBOs)的代表,联合国机构,非政府组织(NGO)以及相关学术机构就增强抵御灾害风险的问题达成共识。他们强调应该与当地宗教团体合作,并且积极倾听来自于弱势群体,尤其是那些受灾女性的声音。

在10月13日国际减灾日到来前夕的一场圆桌会议中,与会代表也号召应加强当地宗教团体与减少灾害风险之间的联系,通过“利用”当地宗教团体的精神资本来最大化以信仰为基调组织(FBOs)对于减少灾害风险的贡献。

圆桌会议还呼吁消除“认为灾害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这一根深蒂固的信仰,确保宗教场所随时做好应对自然灾害的准备,并且加强信仰领袖作为沟通者的作用。本次会议在位于瑞士首都日内瓦的普世教会合一运动中心举行。国际创价学会(SGI), 学习宗教与社区的共同计划(JLIF&LC),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WCC)共同协办了本次会议。“以信仰为基调组织对仙台减轻灾害风险框架的贡献”一题成为此次会议讨论的焦点。

Photo: Rafael Correa, President of Ecuador, addresses the general debate of the General Assembly’s seventieth session on 28 September 2015 at the United Nations in New York. UN Photo/Kim Haughton.

【基多IDN=涅尔熙·莉萨拉珍】

 15年前我曾到访圣巴勃罗。作为马纳维省的首府波托维耶霍的一部分,圣巴勃罗显然是其中最贫穷的居住区。

那时候当地没有饮用水源。人民根本没有机会享受对所有人开放的免费基础教育,就更别说中高等教育。没有人敢在下午5点之后出门。健康中心没有配备足够的医疗人员和医药品来照顾当地社区的需求。

今年九月份我再次回到圣巴勃罗。

【华盛顿IDN=Fabíola Ortiz】

无论是考虑到缓解全球变暖,应对极端天气,促进生计发展,还是绿化供应链,减少碳排放量,投资森林已然成为发展议程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然而,在过去20年当中,全球却以每天每分钟的速度失去面积相当于50个足球场的森林土地。

 “这是个巨大的悲剧”,世界资源研究院主席安得鲁・斯蒂尔这样说。世界资源研究院办公处在全球50个国家均有分布。他补充说,管理森林一直以来都是个难题。全球大约五分之一的人口(13亿人)靠森林繁衍生息。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大约有3亿5千万人口生活于森林或者其附近区域,直接依靠森林维持生计。而在3亿5千万人口当中,有将近6千万人口,特别是土著部落完全依存森林生活。

Page 3 of 4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0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