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SDGs for All

SDGs for All is a joint media project of the global news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INPS) and the lay Buddhist network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SGI). It aims to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which are at the heart of 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 comprehensive, far-reaching and people-centred set of universal and transformative goals and targets. It offers in-depth news and analyses of local, national, regional and global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This project website is also a reference point for discussions, decisions and substantive actions related to 17 goals and 169 targets to move the world onto a sustainable and resilient path.

看古巴年轻人如何运用经济即兴发展的艺术

Credit: Julia Rainer | IDN-INPS【特立尼达岛,古巴IDN=Julia Rainer】

特立尼达岛作为古巴最受欢迎的城市之一仿佛可以让时间静止。至少每年从世界各地涌来的成千上万的游客们带着这样的期望而来的。

殖民地教堂和气势雄伟的房屋群落已经守卫了这座城市上百年,整修过后看起来就像时间从未在其身上刻下任何痕迹一样。的确这座风景如画的城市连同环绕在四周的美妙甘蔗种植园在1988年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

这种属于特立尼达岛的“无需改变”的独特魅力已经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代入到古巴旅游业发展策略当中。

近几年的数据显示更多人选择到位于加勒比海中部的岛国旅游。几十年来因为古巴与世隔绝和菲德尔卡斯特罗统治下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让其处于一种近乎“时光存储器”状态。

与其他中美洲国家比起来,古巴的低犯罪率和稳定的被保护的政治环境也为其旅游业的发展带来巨大优势。

随着美国古巴管制的放松以及美国游客的增多,曾经的“局外人”国古巴已然发展到一个新高度,旅游业发展迅速并成为国民收入的主要来源。

2016年来古巴参观的游客首次突破四百万。今年来古巴的游客中有超过百分之四十五来自北美洲,超过百分之三十三来自欧洲,超过百分之十六来自拉丁美洲。

然而古巴的发展却逐渐陷入另一个困境中:游客们蜂拥而至是因为想要看到千百年下来这里依然什么都没变,但是为了适应旅游业的发展,政府需要革新,改变和进步来保证整个进程的顺利进行。

并且在上百万名来自资本主义国家游客涌入的同时,古巴不太可能完整保存其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古巴正如睡美人一样从与世隔绝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处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交替影响的体制之下。

当游客不停在古巴居民们面前展示他们的Iphone智能手机和其他崭新电子设备时,古巴人民开始意识到变化的重要性。而古巴的年轻人就站在这种意识觉醒的最前端。

就在近几十年前,许多古巴人在祖国土地上看不到太多成功的希望。而如今年轻的一代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崭新的进步能够怎样引领祖国往前迈进。

Lyhán Arango Alfonso, Carlos Alberto Alonso Duffay (同时也被称作Carlitos), Laura Vaillant 和Yilién Moje这四位居住在特立尼达岛的年轻企业家毫不犹豫地决定迈出革新的第一步。

最近他们在市中心新开了一间咖啡厅(酒吧),风格正好与许多游客期望看到的传统古巴风格完全相反。咖啡厅里播放的音乐不是萨尔萨舞曲和雷击顿音乐而是欧美电子乐,并吸引了大批当地居民和游客常去光顾。

这家店的位置亦相当博人眼球,整个环境的氛围看起来就像是你误踏入柏林某条潮街或者是纽约某个充满波西风情的小区。由另一位共同所有人Laura作成,椅子悬挂在天花板的设计以及其他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的大胆装饰是这座城市中所谓的旅游景点商店里看不到的。

店里唯一暗示其古巴身份的是一本记载着革命家切格瓦拉日记的书,因被放置在店中咖啡桌一本新娘杂志上面而备受争议。

就在几年前,由于政府对经济活动的严格管制,像开一家这样的咖啡厅在古巴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对于许多古巴人来说创业经商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虽然古巴拥有完善的教育体系,并且为国民提供免费教育和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经过数年学习之后,一位律师一个月的收入依然在20到25美元之间徘徊。许多古巴民众正在新建立的经济自由中寻求新的发展道路。

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一群来自特立尼达岛的年轻朋友们在仅仅15天之内就将Carlito家的起居室改造成百年历史老城里最引人注目的酒吧。

Lyhán 和Carlitos在大学里结识并一起开创了这个项目。“有天我到Carlito家做客,然后我说‘嘿,这里可以办一个很棒的酒吧不是吗?’‘对啊,我们一起来做吧’他这样回答。”

“于是我们开始着手改造房间。我们没有任何准备,没有钱,没有唱片,我们只是找到所有可能找到的东西就开始了。” Lyhán满脸自豪地回忆。Carlito的母亲马上对他们的想法表示支持,为这两个20岁才出头的年轻人贡献出大部分自己的房子空间。

这样的支持对于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对于一个以旅游业为唯一收入和无需启动资金便可参与到经济体系的地方来说却意味重大。

这就是为什么数以千计的古巴人在所谓“casa particulares”上向游客出租他们的部分住房,这就像是古巴版本的爱彼迎。

Carlito负责场地提供的同时,Carlito的外祖母提供餐桌和其他一些布置。当地艺术学校学生Laura则带着自己的装饰艺术作品加入,Lyhán作为一个音乐家则将自己晚上在酒店打工的钱作为启动资金。Yilién,一位会说法语的当地女孩,这对于一个旅游城市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财富,是最后一个加入团队的。于是”神奇四侠”,他们这样称呼自己就此完整。

没有任何商业计划,没有种子资金,没有任何担保,只有一个在特立尼达岛创建一个完全不同于任何其他店的梦想。这些年轻企业家们甚至希望能有一天将酒吧改造成一个当地文化中心,让心怀抱负的艺术家和音乐家在这里表演。

为了让工程顺利进行,他们本可以从政府支持创业资助基金里拿钱,但是因为还不确定计划是否会成功实现,他们决定不承担这个风险而是完全依靠自己。

到目前为止计划都在顺利进行中。Lyhán回忆说,2016年的11月25日庆祝开业第一天在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值得纪念的一天。“我们才刚宣布开业典礼开始,突然外面一阵骚动。打听之后我们才知道开店日居然和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是同一天!”

这些年轻企业家也经常面临各种挑战,比如国家官僚机构就很难应对。举个例子,政府规定目前不给酒吧颁发营业许可执照,所以他们必须申请餐厅营业执照但同时就不得不交纳更多税金。

有时候一个秘密乔装的政府官员到酒吧里巡视检查有多少顾客光临酒吧然后调整所需交纳税金。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可能需要付更多的税金,就算酒吧可能仅仅是碰巧在那天收益不错。

即使困难常有,但酒吧总体运营情况良好。也许成功的秘诀就是这些青年朋友们采取了一种大部分古巴人数十年来遵循的发展策略-随机应变,最大程度地利用好身边的大环境。

的确,甚至连酒吧名字“EI Mago”-“魔术师”都是即兴创作的成果。

由于特立尼达岛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法律禁止在殖民地墙上张贴新标志。

所以这些年轻人就像以前任何时候一样即兴想到一个极具创造性的对策。每天Carlito上班路上都会拉一个涂有酒店名称的行李箱,之后他再小心把行李箱挂在门上。

用行李箱作为酒吧招牌显得颇有讽刺性,毕竟它是过去数十年间许多为了寻找

更好发展而离开祖国的古巴人的象征。现如今这样一个行李箱却决定着这四个年

轻企业家的未来。(10.15.2017) INPS Japan/ IDN-InDepth News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19

Mapting

MAPTING

Fostering Global Citizenship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