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中亚大学首届学子毕业,梦想成真

作者:Nisar Keshvani

新加坡 (IDN) — 图像。最遥远的山脉。海拔 2000 米。丝绸之路上,距离中国 240 公里。在第二大城市,人口接近 15 万。在这里,一所无视富贵贫贱,全心全意为下一代中亚学习者提供世界一流教育的全寄宿制大学巍然而立。

七月 19 日,中亚大学 (UCA)创造了历史。该校计算机科学专业、通讯与媒体专业、经济学及地球与环境科学专业的首届 57 名学子即将毕业。

中亚大学的三个校区分布在吉尔吉斯共和国纳伦州;塔吉克斯坦霍罗格市,以及哈萨克斯坦泰克利市(开发中)。

这所大学发源于 1997 年的一个概念。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迫切需要高质量、国际水准的教育。听起来是个简单的想法,但有人却说它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2000 年,Aga Khan 发展网络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在联合国签署并批准了一项条约,建校之路从此开始。毫无疑问,前进每一步都要付出前所未有的努力。面对挑战,只有人民坚韧不拔的毅力才能克服。而其核心,在于创新。

过去二十年间,至少有一千人(甚至更多)为这一愿景奉献了自己的力量。最重要的是,许多本地公民学习、成长并返回家乡,为这一目标做出了巨大贡献。首先,将校区内的市民搬迁到马路对面的新家,翻新道路,铺设水、电线路和网络,发掘和保护古迹,根据气候制定施工计划,建成国际标准的大学生活与学习设施。

我是如何与这所大学产生交集的?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一种难以言明的为中亚做贡献的强烈愿望涌上心头。在Aga Khan 基金会欧洲办事处处理任务期间,我第一次听说了这所大学。十年后,我获得了休教假的机会。我自愿来到这所大学,帮助其对外通讯;正因如此,我获得了在接下来八年内为其建立通信功能的全职任务。此后两年间,我继续作为远程志愿者审阅他们的媒体课程。

这所大学通过最好的幼儿教育、现代医疗设施、终身教育、公民教育和公园空间促进了所在城市的转型。在此过程中,就业机会变多了,企业得到了发展,生活质量得到了改善,未来变得充满希望。对山区气候和社区的研究孕育出刊发在顶级期刊上的成果,丰富了该领域的知识。

从最先进国家到最偏远村庄的潜在学生、学生父母、大学合作伙伴、研究人员、教学人员、政府和媒体人士等多方面的利害相关人,能与他们的合作是我的荣幸。通常用俄语,我还不太熟悉中亚语言。

问一位通讯专业人士他的角色是什么,得到的回答将是丰富多彩的,如发送和接收信息、制作信息、改变观念、创造性地吸引和建立受众。除上述外还有很多...

但对我来说,我的角色就是建立制度,像中亚大学一样持久的制度。

让它伴随建设建筑,雇佣员工以及实施计划的全过程。同等重要的是沟通。每一个字、每一个视觉内容、每一次演讲都是精心制作的。从最高管理层到辅助人员,每个人都扮演着大使的角色。每个建筑标牌都塑造着这所大学的身份。

在我的脑海里,永远都是 Aga Khan 总理殿下自 1983 年以来的深刻教诲。

“有些人……是如此贫困交迫地来到这个世界,以至于丧失了改善生活的手段和动力。除非有人能唤醒这些不幸的人,点燃他们心中的进取精神和决心,否则,他们只会重新陷入冷漠、堕落和绝望中。而我们这些更幸运的人,要为他们带去火种。”

此后,在 2016 年的就职典礼上,他说:“我们必须要知道,不仅对于该地区,还有该地区外的广大人民,我们的所作所为将成为未来国际合作的宝贵范例。”

该大学意在通过与加拿大、英国、俄罗斯、瑞典和澳大利亚多所大学合作开发的学业课程,作为该地区山区社会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催化剂。

对我来说,学生们初次来到校园是我最自豪的时刻。不同种族、背景和地域的学生纷纷而来,有些学生甚至花了好几天时间步行、骑马和乘公共汽车过来。但进入校园后,他们都怀揣着共同的学习追求。充满希望、激情和学习的愿望。

我有幸认识了他们每一个人。充满信心地见证了他们每个人的梦想变成现实。现在,这些年轻人已经顺利毕业(尽管遭遇了疫情) —— 准备在可预见的未来为他们自己、他们的家庭和国家带来改变。他们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我的梦想也一样。

曾经有朋友问我什么让你感到荣幸?

有人为继承财产感到荣幸,有人为进入常春藤名校感到荣幸,有人为获得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感到荣幸。而对我来说却不止于此 —— 有机会在传统制度的诞生过程中发挥了微薄力量才是我的荣幸。深知并坚信后世子孙将永远地,继续地改变。[IDN-InDepthNews – 2021 年 6 月 20 日]

*新加坡人 Nisar Keshvani 是一名全球公民,回到新加坡前曾在五个大洲生活和工作过。他在中亚工作了八年,目前,他负责领导新加坡国立大学艺术与社会科学学院的传播工作。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作者所在组织机构的观点。在 LinkedIn 上联系他<https://www.linkedin.com/in/keshvani>

图片来源:Nisar Keshvani(左三)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1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