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SDGs for All

SDGs for All is a joint media project of the global news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INPS) and the lay Buddhist network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SGI). It aims to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which are at the heart of 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 comprehensive, far-reaching and people-centred set of universal and transformative goals and targets. It offers in-depth news and analyses of local, national, regional and global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This project website is also a reference point for discussions, decisions and substantive actions related to 17 goals and 169 targets to move the world onto a sustainable and resilient path.

抗击艾滋病全球基金会要求改变歧视贫穷国家的相关标准

Photo credit: The 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多伦多(IDN)=J C Suresh 】

今年随着世界艾滋病日运动“我的健康,我的权利”发展到高潮,艾滋病保健基金会已向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提出要求停止使用人均国民收入总值作为基金会授予资格标准,从而有效防止政策上对贫穷国家的歧视。

位于洛杉矶的艾滋病保健基金会是全球最大抗击艾滋病非营利性组织。该组织向全球39个国家超过833,000参与者提供抵抗艾滋病护理,包括非洲,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以及美国。

世界艾滋病日运动关注健康权并探索全世界陷于健康困境的人群所面临的挑战。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理事Michel Sidibe在发起此项运动时说:“所有人不论年龄,性别,住在哪里或者爱谁都有享受健康的权利。无论他们的健康需求是什么,所有人都需要随手可及不带任何偏见的高质量的健康解决方案。”

健康权受到1966年订立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保护。公约中表示所有人都有权利享受身体和精神健康的最高标准,这其中包括所有人都有疾病防治的权力,并且个人为健康所作出的决定应当受到尊重。

这项活动提醒着我们,健康权绝不仅限于高质量健康服务和药品,它同时也和一系列重要担保息息相关,包括适当卫生设备和住房,健康的工作环境,清洁的生活环境和司法公正权。

如果一个人的健康权得不到保障,便不能有效地防止疾病和健康问题的发生包括艾滋病,同样也不能获得治疗和医疗护理机会。处在社会边缘的人群包括性工作者,吸毒者,男性同性恋者,囚犯和移民通常不能享有健康权。而他们同时也是最容易感染艾滋病的群体。

大部分可持续性发展目标在某种意义上与健康紧密挂钩。为了达成这些目标,其中包括在2030年之前制止威胁公共健康的艾滋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确保每个人都有健康的权力。

艾滋病保健基金会Michael Weinstein 对12月14日任命Peter Sands为全球基金会执行理事表示热烈庆贺并指出:“我们对于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会继续将世界银行制定的分配到各个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分类作为授予资助的标准表示失望。”

他补充说:“现在关注健康而不是金钱的时候到了。由富有国来定义发展中国家的贫困的含义令人费解。不管用什么标准衡量,日均2.76美元绝不能算作为中等收入人群。”

艾滋病保健基金会表示,目前位于日内瓦的全球基金抵抗艾滋病资助授予资格主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世界银行贷款集团分类,而这又与人均国民收入总值相关。其次才取决于作为疾病负担的代表数值的艾滋病流行率。

当一个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总值超过3,955美金时,世界银行便将其归类于中高等收入国家。根据当下全球基金政策,如果中高等收入国并没有非常高的疾病负担值,即便在艾滋病开始迅速蔓延的情况下都不具备接受资助的资格。

艾滋病保健基金会的全球公共健康大使和墨西哥国家艾滋病项目前负责人博士Jorge Saavedra 说:“全球基金中的‘过渡准备评估’工具检测认为中高等收入国家的经济能力可以从全球基金手中接管并运行一些项目。另人遗憾的是,这项进程并不能为这个方案中新艾滋病增长提供合理的解释。”

Saavedra声明:“目前一个发展中国家即使在新艾滋病感染率急速上升得不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之下仍然会被切断资助。”

他补充说:“基金会不应当使用世界银行以贷款给发展中国家而制定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作为资助标准。世界基金会不是一个贷款机构而是一个以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的金融机制。这项标准不利于全球公共健康的发展,因此我们可以找到更好更贴切的方法来确保“救命支持”能够到达那些最需要它们的地方。”

在过去的几年中,艾滋病保健基金会一直广泛积极推进全球宣传活动来促进变革发生。世界银行将其定义为‘中等收入国家’。最近的一次和平抗议就发生在2017年10月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总部外。

 “提高中等收入国数量的全球宣传活动”于2015年正式启动并得到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超过300个组织的支持和赞同。在其基础上,游行示威者们呼吁世界银行为中等收入国家设置一个稍低的界限——人均国民生产总值3,650美元

或者以下,相当于10美元每天。只有这样才能增加贫穷国家能够及时得到来自国外资助的机会,包括及时收到抵抗艾滋病的药物和其他基本药物。

目前世界银行定义中等收入发展国家为至少人均每日2.76美元,仅在世界贫困线日均1.9美元之上。(11.26.2017) INPS Japan/ IDN-InDepth News 

 

 

Newsletter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17

MAPTING

Fostering Global Citizenship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